垃圾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垃圾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泸州无主派出所民警窘迫仅剩6名企业民警《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18:58:56 阅读: 来源:垃圾架厂家

2002年,重庆铁路公安处将泸州火车站派出所移交四川省地方铁路公安处,但双方未达成共识,造成泸州火车站派出所至今已12年“无主”。    派出所原“临时负责人”舒先雄告诉记者,泸州火车站派出所是在1994年,因需加强铁路安保而艰难成立。    20年里,管辖铁路线加长,民警却从最多时的26人逐渐减少至如今6人。其中,可能有10人先后调离,3人身份重叠,3人内退另谋出路。    仅剩6名“企业”民警    重庆青年报:泸州火车站派出所十年“无主”的事情被报道之后,有没有得到解决?您和所里的民警是否受到影响?    舒先雄:听说现在四川省公安厅准备召开常委会来研究解决这个问题,上个月他们曾来人到派出所,还是有些震动,就要看最终有没有魄力解决。    对我没有什么影响,都是实事求是的反映。但是,在岗的民警有一定压力,被要求不要随便说话。    重庆青年报:您从2007年开始被选为派出所的“临时负责人”,就是所长吗?    舒先雄:2007年的时候,我被选为负责人。我们现在都已经不清楚自己职位到底是什么。后来去北京反映问题,说来算越级,但是我都不知道我的级别在哪里。    重庆青年报:那就现在这个情况,如今派出所由谁负责?又怎么进行的管理和工作开展?    舒先雄:之前,所长调到重庆机场公安局,副所长退休了。另一个副所长因为一些原因不让他组织工作,也和我一样暂时退出来,自己做生意,混得还不错。    但是部门在这里,总要有人来负责,铁路公司临时任命了一个人。现在,只有6个民警在岗,2个协警。    重庆青年报:现在派出所民警的工资从哪里发?民警工资多少,有没有补助?    舒先雄:现在是泸州铁路有限公司发工资。一般扣除保险之后拿到手的工资2000多元,负责人可能是3000多元,补助具体不是很清楚。    重庆青年报:这20年,民警有没有级别和工资的提升?在没有上级的情况下,这些评定由谁来负责?    舒先雄:一直按照企业的工资发放,企业工资涨就涨,不是按照警察系统的来算。只是,作为铁路警察,还是按警衔和职务高低来发工资,一些津贴也是给了的。    重庆青年报:您说到您不怕受影响,是因为您现在并不在岗吗?    舒先雄:我是2008年在企业政策下暂时内退。    处在这个环境,爱人、家人、亲朋好友怎么看你?他们对你都失去了信心。职责在那里,该办的却办不下去。不办吧,职责又不允许。    重庆青年报:正常属地派出所,所长、民警的上班工资和退休待遇是多少?    舒先雄:一般工资都是按照级别和警衔来定,按公务员的工资,还有特殊津贴,具体我不知道,但是会比我们高得多。    没枪没车没职权    重庆青年报:之前因为派出所“无主”造成办案困难,最头疼的是什么?    舒先雄:大概是2000年初的时候,有个严重的诈骗案。    先是给重庆铁路公安处报,那边说已经移交给四川地方铁路公安处。地方铁路公安处接到电话,又告诉我们这件事情他们没有接手,最后还是丢给了我们。    限于我们派出所的处理权限,罚了款,教育了一下,最后只能放了,治安处罚款存在银行里。    重庆青年报:这样一个案件,在正常的情况下,按照法律应是如何处理?犯罪嫌疑人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    舒先雄:正常的话是由我们派出所先把人控制住,然后通知公安处,由他们派刑侦部门的人来进行侦查破案。他们根据调查的情况,判定案情,再依据刑法进行处罚。    重庆青年报:派出所警员这些年的装备是否齐全?    舒先雄:2002年,因为机构和职责混乱的问题我们写报告至重庆铁路公安处。之后,他们要将我们移交给四川地方铁路公安处,并强制收回了所有配枪和装备。因为害怕大家想不通,闹出事情。    那天我不在派出所,保险柜的钥匙是在我身上。重庆公安处来了人,撬开保险柜,将10多支配枪以及防弹衣都收回了。    另外,建立时所里的两辆警车也因经费问题,多年前就已经报废。    重庆青年报:泸州火车站派出所辖区有多大?没有车、没有枪怎么开展任务?    舒先雄:我们是负责内江隆昌至泸州叙永约200公里铁路以及包括泸州火车站在内近20个火车站点的治安防控和保卫任务。    没车没枪就只能做些巡逻、公司安保之类的基本工作,涉及需报上级的工作就没法开展。    重庆青年报: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如何保证自己工作时的威慑力?    舒先雄:我们只能是教育、巡视、维持交通,保障日常基本工作,别人看了还是有点儿震慑作用,大的刑事案件就处理不了。    遇到这种情况就联合办案,把案子接下来,要拘留的交给地方公安,我们协助。本来是我们主办,总叫人帮忙,人家也觉得不明不白。可是,你作为警察,抓到了人,上级却不给办,又不能关在自己家里。    改制越改越乱    重庆青年报:1998年,四川省地方铁路公安处成立后,派出所的所属问题被激化,具体原因是什么?    舒先雄:我们属于重庆铁路公安处,四川省地方铁路公安处成立后,泸州火车站派出所所长、副所长和指导员三人被名义上调任其中,但始终在泸州火车站派出所做原有工作,身份重叠成了矛盾激化的开始。    当时,派出所的所长兼指导员被四川省地方铁路公安处录用,担任治安科科长;副所长被任命为综合科科长。两个都调出去了,却还在这边管理派出所。    重庆青年报:您是否是在不断地反映问题中,才了解到更多不合理的情况?    舒先雄:在企事业公安机构体制改革中,是承认1994年以前成立的公安机构,而1994年4月1日以后不再成立公安机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1998年成立的四川省地方铁路公安处不符合规定。    后来我们去北京,到原铁道部公安局反映,接着又去了公安部,那边说确实有上报过成立“地方铁路公安处”的,但是没有批复。    重庆青年报:政企改革后,在管理上出现了哪些新问题?    舒先雄:改革后,业务主要是成都铁路公安局、重庆铁路公安处管,工资是由泸州铁路有限公司负责,进行双重领导。那时,企业要精简机构,减员增效。公司就要重新进行人事聘任。让派出所裁员,而有双重身份的三人不裁撤。    重庆铁路公安处也两难,不裁员难发工资;如果裁员,派出所民警又是地方铁路公安处的人。    跟家人说不清身份    重庆青年报:您之前在甘孜石渠县公安局担任副主任兼秘书,也是四川省公安厅1992年首批授衔的民警,过来后待遇如何?    舒先雄:刚过来的时候安排的工作是内勤,那时候20多个人。最鼎盛的时期,派出所有26个正式民警,还有几个协警。    直到现在,这个事情一直没有搞清楚。我来的时候就是一级警司,现在还是。    我当时进来30多岁,现在50岁了。当时很多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不能说我们没做事,只是我们现在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事,做了的事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重庆青年报:既然这样,这20年您有没有想过调动或者另谋出路?    舒先雄:因为这边的工作情况,有些陆续调回泸州市公安局、国家安全局、纳溪县公安局属下派出所等原单位。而我想方设法调过来,又调回去没必要。养家糊口是第一位。    刚调来时一个月200多元钱的工资,那时地方公安的工资只有100多元,还是不错的。那个时代的人也都没有转行的想法,也就一直待下去了。    重庆青年报:您在2008年选择内退之后,靠什么为生呢?    舒先雄:2008年内退后,拿着800元工资。在第一个月时,甚至扣了保险之后只有200多元。我目前一直等待,没有生活来源也不行。    泸州市一些领导看我这个情况,叫我去城管带队。干了几个月,1000多元工资待遇还是比较低。随后换了几个地方,现在还是在搞奇石店。    重庆青年报:因为工作,您的家庭生活也受到了影响吗?    舒先雄:上世纪90年代末和爱人离了婚,她工作固定一点,孩子判给了她。    离婚的时候孩子才5岁,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了。我后来再婚生的小孩明年读小学,现在也难以照顾。    重庆青年报:其他民警的生活是否也有相同遭遇呢?    舒先雄:绝大多数都和家庭产生了矛盾,离婚。我们也跟家里人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警察,待遇不好,工作也忙,很大一部人都受到了影响。    重庆青年报:20年了,您现在对这件事情的解决还抱有希望吗?    舒先雄:还是相信能够得到解决,现在也一直在等待。如果还能回去就再回到岗位上,不能回去,就正常退休。    记者 毛翊君

天空彩票app

剑凌苍穹超V版

火力前线最新内购破解版

全民破坏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