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垃圾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然气分布式年中报高气价时代的困与解dd

发布时间:2021-01-20 23:11:45 阅读: 来源:垃圾架厂家

天然气分布式年中报:高气价时代的“困”与“解”

时值年中,国家能源局发布《2014年下半年重点专项监管工作计划》,制定八大重点专项监管工作计划,分布式发电并网收购及补贴落实情况在列其中。这正是分布式行业现在所需要的及时雨。

天然气分布式未到末路

2013年7月的一份文件,让天然气分布式行业陷入寒冬。发改委决定于当年7月10日正式上调我国非民用天然气价格,拉开气价市场化改革大幕。这让一直呼吁能源商品化的改革派人士喜闻乐见,却也让从事天然气分布式的企业怨声载道。据一位分布式服务商透露,按照当时“存量气门站价格每立方米提高幅度最高不超过0.4元;增量气门站价格按可替代能源(燃料油、液化气)价格的85%确定”的规定,三分之二处于规划之中的项目会失去经济性。

时隔一年,在这一年时间中,我天然气生产、进口形式仍然严峻,气价高企依旧,高气价问题在短时间之内无法缓解,那天然气分布式行业的近况会如何?

近几个月,与分布式有关的论坛、会议密集召开,各大分布式企业纷纷在会上交出2014年年中成绩单,汇集成这样一种行业反馈:自气价上涨后,今年分布式项目开工率大不如前。但这远未走到末路。一是随着各地相继出台鼓励政策,天然气分布式项目在并网、补贴政策执行效果较好地区,如上海,势头渐好;二是随着技术的进步和理论的创新,一些天然气分布式项目通过进一步提高能源利用效率来缓冲高气价下的成本压力,项目仍具有可期的经济性。

依旧是去年那位因气价上涨被砍三分之二项目的服务商,据他的描述,截止目前他的公司在建项已有十余个,上海居多数。在这十几个在建项目中,多数为投资千万级别的中型项目,装机规模在一万千瓦之内,但也不乏有投资数亿的大型项目,装机规模达到几千万千瓦。

该公司目前在建的这个十几个项目在一定程度上了一反应出天然气分布式用户的需求特征,中型项目的潜在用户一般为具有节能环保意识的商业楼宇以及部分大型国企,在政策推动下,这类型需求者对分布式自产自销的用能模式存在强烈的尝鲜欲望。而大型项目多为当地政府政策推动,着力优化当地能源结构,项目对象一般集中在大型工业区及区域性项目,如上海迪斯尼。

困:鼓励政策难到位

解:需地方发改委与电网公司“亲密配合”

从今年新开工项目的地理分布来看,天然气分布式依然受困于两大行业顽疾,一是鼓励政策难到位,这包括补贴政策、并网政策、上网电价政策;二是盈利难。

通过对比,天然气分布式项目的开工率明显向发展土壤较好的地区倾斜,上海毋庸置疑是业界口碑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刚刚发布了促进天然气分布式发展办法的长沙,成为继上海之后又一获得青睐的地区。但大多开发商对该地区的发展前景仍保持理性观望,因为全国不乏有促进分布式发展办法出台,但最终结果仍取决于当地政府的政策落实情况。

能源局在天然气分布式2014年年中面临已有项目经验总结,及下半年项目开工趋势预测之际颁布“分布式发电并网收购及补贴落实情况专项监管”计划,对于深受“补贴拿不到”、“并网拖几年”的天然气分布式行业来说是对症下药,方能药到病除。

早在2012年10月24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中国的能源政策(2012)》白皮书,明确提出要制定分布式能源标准,完善分布式能源上网电价形成机制和政策,努力实现分布式发电直供及无歧视、无障碍接入电网。虽然我国有关天然气分布式的关键要素均有中央政策定调,但具体到省市地区范围内,一座天然气分布式项目的要想成功建立仍面临诸多羁绊和非议。

上海所构建的优良的天然气分布式发展土壤并非无源之水,政府对天然气分布式的鼓励可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其首个补贴政策发布于2004年,在全国位于先列。尔后,上海在2013年乘胜出台分布式供能系统扶持办法,规定一个分布式供能系统最高补贴3000元/千瓦,单项目不超过5000万元。

但文件说到底不过一纸理论,在游走全国各省市地区的天然气企业眼中,最实惠是这一纸理论背后的执行力。谈到上海与其他地区的不同,在上海已有过多次天然气分布式项目经验企业们最大感触是“诚意十足!”这才是解决政策落实难题的关键。

以并网为例,我国目前已出台的政策多为指导性意见,对地方配套不做强制要求。目前国家电网公司对于装机容量6兆瓦以下的分布式能源并网已经放开,但是对于6兆瓦以上的分布式能源机组仍有限制。

然而我国现有的“输配一体”电力体制必然导致电网公司与分布式能源存在天然竞争。不但如此新事物的出现也会对现有配电网络结构及运行管理规则带来很大冲击。既是发电者也是用电者的分布式电源存在反向输电的需求,这无疑将改变过去电网单向输送的格局。由此,如果将分布式能源自由放任于现有电力体系当中,那电网几乎没有任何动力去支持促进这位“麻烦制造者”的发展。这正需要作为政策制定者的地方发改委与政策执行者的地方电网公司通力合作、消除对立、实现共识与一致。

如企业描述“在上海这个地方,你能看见政府亲自出面为无法并网的分布式项目奔走协调。”这样的氛围造就了上海2011年底总建26个分布式供能项目,总装机容量达到14180千瓦的不俗成绩。根据《上海市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上海还将争取到2015年全市热电联产装机规模达到200万千瓦,新建50~60个燃气分布式供能系统。

困:高气价扼杀经济性

解:把能源“吃干榨尽”

在并不十分乐观环境中,华电却能将天然气分布式做得异军突起,但这并不意味着华电在这个普遍经济性不高的行业里能够如鱼得水。

对于每年营收水平在百亿级别以上的华电来说,分布式并不能让它的财报写得更漂亮,相反华电一直在用一个并不漂亮的投入产出比值去经营着分布式项目,其原因只因为分布式能源的社会效应远大于经济效应。

让我们来算一笔账,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关键设备基本依靠进口,造价高昂,当前一般项目每千瓦投资高达1.5万~1.8万元,与此对应的是漫长的投资回报期,普遍超过10年,有的甚至超过了设备的使用寿命。加上气价因素,天然气分布式能源每度电价格接近甚至超过1元(每立方米天然气发电约4千瓦时),而燃煤发电往往只是0.4元左右。如果没有政府相关补贴和支持,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站难以盈利和发展。以北京燃气集团办公大楼项目来讲,经过这几年的运营,每年的盈利在90万左右,这与动辄千万前期投资相比,确实有些让人悲观。

可想而知,华电的模式并不适用于一些规模较小的企业,挣钱才是维持这些企业生存的根基。毋庸置疑政府的气价补贴、项目补贴、电价补贴确实是天然气分布式在高气价时代提高经济性的有效途径,但作为企业自身,他们仍有较大的空间通过技术与理念进步来进一步提高项目的盈利能力。

分布式能源本就是一种以节能环保、优化能源利用为目的供能模式,尤其天然气分布式通过梯级利用一般可实现80%以上的能源利用效率,一些设计完善的分布式能源可以达到90%,甚至更高。用业内的话说,就是将能源“吃干榨尽”。

能源利用效率越高,盈利性就会越强。将能源“吃干榨尽”可以通过进一步提高能源梯级利用的等级,也可以通过“跨界”思维来实现。

早在2005年,我国目前最大的天然气分布式项目——广州大学城的施工设计就采用了超越当时业界普遍使用的“三联供”技术,集成燃气轮机、余热锅炉、蒸汽轮机、溴化锂制冷机和生活热水制取装置,取得电、热、冷及生活热水的四级功能输出,实现了天然气的“四联供”利用。

今年7月,天津武清开发区三期天然气分布式项目又刷新了“四联供”记录,取得了电、热、蒸汽、冷及生活热水的五级功能输出,实现了目前国内直供到户能源种类最全的综合能源“五联供”利用。

无论是“四联供”还是“五联供”,目的都是进一步提升能源的利用效率,将能源“吃干榨尽”。想想看,一个能源利用效率接近100%的项目,每年将比一个能源利用效率只有80%的项目,节约出将近20%的能源购买成本。

今年,分布式能源领域还盛传一种“创新”的能源利用思维——“跨界”。

何为“跨界”?“跨界”指的是在分布式能源中实现多能互补,以最优化的方式就近利用你身边的能源,以华南理工大学教授华贲的话形容就是“不应强调使用何种一次能源,也不应强调规模大小,而是要强调供能过程中的能源利用优化和能源效率最大化。”

目前,我国分布式电站主要以单一用能为主,如天然气分布式、光伏分布式、风电分布式、地热分布式。其中天然气分布式属于主动用能,而风电、光伏及其他可再生能源均属于被动式用能,其利用因自然条件的不同而存在随机和不可控性。“主动”与“被动”是一对反义词同时,也证明其具有先天的互补性。光伏、风电无法实现三联供,单一供电的能源转化效率峰值在40%左右,而天然气可利用冷热电联产将能源转化效率提高至90%。多种能源互补式利用模式不但可以以最优化的方式利用当地的资源,亦能在很大程度上节省巨额输电费用,从而达到能源利用全过程中效率最大化和成本最小化。

目前,这种想法已得到业界的接受,向行业调查了解到,很多园区都已经有意愿在规划中加入“跨界”概念,重庆CBD总部经济区集中供冷供热项目能源站已经采用了将江水源热泵(热泵亦属于可再生能源)结合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方案。

下文提示:一个“可悲”的天然气分布式案例——北京南站“失去的六年”。

一个“可悲”的案例

北京南站“失去的六年”

如果举出一个项目,可以集合以上提到的所有行业正负面因素,那北京南站分布式能源项目可以算得上是其中一个典型的案例。

三年前,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北京南站分布式能源项目成功拿到并网批文一事,其中并不乏有“分布式春天”、“破解并网之困”这类的新闻标题列出。三年已过,事实如何?

该项目的服务商用“可悲”两字形容这个项目,因为该项目并网虽然拿到了批文,但因种种“无法解决”的施工问题,项目时至今日仍未能成功并网。

“并网拖三年”已经让人唏嘘不已,但真实的情况是拖延时间长达“整整6年”!

南站项目早在2008年8月就已建成,与本文截稿日期相距正好六年。该项目分为是污水源热泵与天然气分布式发电的结合,也就是上文提到的以“跨界”思维规划的分布式项目。如果当时这项“跨界”分布式能源项目能够真正有效地利用起来,那将不仅仅是会刷新国内首个“跨界”分布式项目的建成时间,更实惠的是,北京南站会因此而每年节约600万元的运行费用,减少2000吨二氧化碳排放,节约标准煤1000吨,这对面临雾霾围城之困的北京来说是绝对是一项示范意义十足的节能标杆工程。

但事实是,虽然项目中冷热泵从建成日起已投入使用,但由于并网问题未能解决,天然气发电部分一直无法正常工作。昂贵的天然气分布式设备闲置6年带来的不仅是项目整体能源利用效率的大大降低,也带来了长达6年的、不可逆转的经济损失。这与分布式能源的初衷完全相悖。

相信没有任何一家投资方的财富积累是从天而降的,只因“无法解决”的施工问题,就让那些充满购买力的人民币石沉大海,这个理由并不充分。另想,批文都已拿到,“施工问题”真的这么难解决吗?

在全国范围内北京南站并不是唯一一个拥有如此遭遇的分布式项目。恰逢能源局发制定下半年监管计划,强化重点督查河北、山东、浙江、江西、河南、广东、江苏7省的分布式发电并网收购及补贴落实情况,想必与北京南站拥有相同遭遇的企业、单位们一定十分期待能源局此次的“重拳搭救”,能为一个个坎坷波折的分布式项目画上皆大欢喜的句号。

三国群英传1手机版单机游戏

墨武江山手游官网版

真武三国

战箭天下

相关阅读